许智宏:教育公平应循序渐进

许智宏:教育公平应循序渐进

  不同省份高考录取分数线高低不一,东西部教育水平差距持续拉大……教育公平问题近期在各大媒体引起热议。让不同地区的学生平等地享有受教育的权利,这不仅是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更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应有之义。那么教育公平应该体现在哪些方面,如何才能实现教育公平?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校长许智宏。
   
    首先是基础教育的公平
   
     “我国教育发展的地区不平衡既有社会经济的原因,也有历史的原因。因此,公民享有相对公平的受教育权利,当务之急是使所有适龄儿童和青少年都能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确保基础教育的质量,然后再考虑普及高中和中等职业教育。随着我国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使更多人能够接受高等教育。”许智宏认为,教育公平应首先体现在基础教育上,只有缩小在基础教育质量方面的地区差距,才能谈到更高层面的教育公平,其中的关键是要将九年义务教育真正落到实处,切实改变西部边远省份及经济落后地区基础教育落后的面貌。
    
     为此,许智宏建议:第一,政府要增加对西部地区教育的支持和投入,特别加强对边远地区基础教育的投入,逐渐缩小东西部地区基础教育间的巨大差距,确保边远地区和偏僻省份的同龄人能有同等的机会接受教育。而且,提高当地的教育水平也有助于公民素质的提高,最终有利于整个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第二,各级政府必须采取有力的措施加强西部地区的师资力量,国家应该采取优惠政策进一步为西部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创造条件。许智宏说,现在东西部的师资队伍的水平差距在拉大,要提高教育质量必须有一批优秀的教师。当前国家鼓励大学生到西部挂职锻炼十分必要,不仅能支持当地的教育发展,也能磨炼和锻炼青年人的意志,国家应该进一步鼓励大学生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创业。同时也应有切实的措施帮助现有的教师提高他们的水平。
   
    高教公平要兼顾地区差异
   
     “在当前,高考仍然是全国大专院校录取学生的主要途径,但至少对于全国的重点大学来说,肯定不能简单地只由所有考生的考分排队来录取,还必须要兼顾到地区的差异。我们必须确保全国各地的学生都有机会到北大读书。”许智宏认为,公平并不意味着全国要按考分“一刀切”,还必须考虑到不同地区教育水平的高低,考生数量的多少等,比如在全国统考中,沿海地区一些省份650分以上的学生都有一大批,如果完全按考分来定的话,那西部省市能考进北大的学生可能就寥寥无几。“作为全国的重点大学,北大不仅确保西部地区各省(区)每年都有学生到北大读书,而且在新疆、青海等边远省份,招生的名额占当地应届毕业生考生的比例实际上还超过沿海地区,给予了一定的倾斜。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保证了机会的相对公平。”
   
     据介绍,北大校本部每年在北京招生的数量大概稳定在学生总数的15%左右,主要是由于因为大学所在地政府对大学的发展提供了很大支持,因此政策上有所倾斜也是合理的,而且这个比例与全国其他重点大学相比是较低的。同时,许智宏也提到,研究型大学除了教育之外,还承担着大量的科技、社会经济发展和国防方面的研究任务,源源不断地吸收综合素质最优秀的学生,是确保大学高水平的研究工作,以及不断提高教育水平的必要条件之一。
   
    各地高教应与经济发展相称
   
     为了使教育资源在全国范围内更好地得到平衡,许智宏建议,人口大省,尤其是基础教育较好的省份,自身拥有丰富的生源,应该不失时机地促进本地高等教育的发展,建设跟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相称的高等教育;对于西部比较贫困的地区,国家应该有整体的规划,促进规模和学科与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相适应的高等教育。据介绍,北大和新疆石河子大学结对以来,每年石河子大学的部分教师和研究生到北大来接受培训,北大也派教授到石河子大学去讲课,北大还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签署了全面合作协议,共同建设新疆研究生培养基地。在教育部的安排下,我国一批重点大学已先后与西部的一批大学结对,对口支援,为发展西部的高等教育做了不少工作。“我想这是使我国高等教育在全国各地区趋向平衡的有力措施之一。”许智宏表示,北大会全力以赴来做好这件事,跟边远地区的兄弟大学也进行多方面的合作,共同为当地发展高等教育,提高高等教育的水准而努力。
   
     许智宏说,其实每个层面的大学都是国家发展所需求的,应根据不同地区的需要来办不同类型的大学,在确保质量的前提下实行不同的衡量标准。只有采取多样化的发展导向,才能促使我国高等教育健康地发展,使不同的学生都能寻找到适合自己的学校,这有助于整个国家层面的教育公平逐步实现。
                                           (宣传部摘自《中国教育报》)

金莎娱乐官网最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