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第六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启程赴藏

2020年7月31日清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第六批援藏医疗专家们整装完毕,赶往机场,奔赴雪域高原。

“一定要保重身体,有什么事就给科里打电话。”

“家里的老人孩子,科室支部一定全照顾到。你在西藏安心工作!

“到西藏一定要慢一点,再慢一点,逐渐适应环境再开展工作。”一句句叮咛,一句句嘱托,寄托着医院科室大家庭的不舍。

“我们在西藏一定努力工作,不辱使命!”援藏专家频频挥手,向熟悉的城市、亲切的同事、牵挂的家人告别!

未着白衣时,他们是家中的支柱,是父母眼中的孩子,换上白衣后,他们就是国家召唤义无反顾的白衣战士,远离家人来到世界屋脊,听听他们出发前的心里话——

朱志峰:第二年当队长,照顾好大家是我的责任

“在西藏一年的工作中让我体会到西藏地区基层医疗的薄弱,基层医务工作者的不易。在今年的工作中,我将进一步开展有针对性的实地调研与对口帮扶,一年后再以优异的成绩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朱志峰作为第五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队长、作为管理专家,因表现突出和援藏工作需要,接受组织安排,延长一年援藏工作并担任第六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队长。

得知继续留在西藏工作的消息后,朱志峰爱人说道:“如果换人去援藏接替你的工作,他们没有你更熟悉那边的情况,还需要适应一段时间,你继续工作一年,可以更好的发挥自己的专长。家里的事情不用你担心,我们等你回来。”女儿也很懂事地说:“爸爸,你是我们的骄傲,我会好好学习,你放心”。处室领导和医院领导更是表示不仅做好大后方,更要全力支持医疗队各项工作开展。

家人的理解、医院的支持成为前行的最大动力。朱志峰表示要在去年及前几批援藏工作基础上,将进一步建立多种合作模式和管理模式,为提升整体提升医疗管理能力而努力。

燕宇:希望我的专业特长对西藏有所帮助

“作为肾内科的亚专业,肾脏病理的开展难度更大,高原地区的病人普遍相对更复杂一些,技术力量、风险、能力、病人接受度可能都会是全新的挑战。但只有迎难而上,才能切实帮助西藏肾脏病理诊断水平的提升。”

今年是肾内科的援藏计划的收尾阶段,根据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肾内科希望提升肾脏病理诊断水平的帮扶需求,身为肾内科副主任的燕宇义不容辞。然而,反复生病住院的80岁老母亲,却是她最大的牵挂,这让燕宇做出援藏决定前纠结了很久。燕宇把自己的顾虑跟母亲说完之后,妈妈反倒安慰她说:“你想去做什么就去做吧,去实现你的理想,做好你的工作,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医院和科室的同事承诺像自家老人一样照顾他们,燕宇特别感动,“有了后援团的支持,我一定不辱使命!”

焦风:一定将自己最好的技术留在西藏

“我的几位家人长辈,曾经参与援藏或者为西藏建设扎根在雪域高原,我本人也曾经有过支援新疆的工作经历,这让我更加深切体会到边疆基层医疗机构对于人才对于技术的渴望。神经外科连续三年分别派出不同技术领域专家支援西藏,我也一定要尽自己的努力,帮助他们掌握更多技术。”

作为神经外科专家,焦风擅长神经内镜微创手术治疗,在经蝶垂体瘤切除、脑室内肿瘤、梗阻性脑积水、高血压脑出血等疾病的内镜微创治疗都有着很深的造诣。带着自己的技术走进西藏,并将这项技术在雪域高原落地生根,焦风对此充满期待。

谈到家人与孩子,这位刚毅干练的男医生语调都不禁温柔了许多。“平时工作忙,家里家外、孩子老人都是爱人一直在操心,这一年更是辛苦她了。”儿子刚刚中考完,原本打算全家出行放松的计划也落空了。正值青春期的儿子格外渴望父亲的陪伴,得知爸爸将要援藏一年,儿子像小男子汉一样承诺要努力学习照顾好妈妈。“那一刻我觉得儿子真的长大了。我希望自己为他树立了一个真正男子汉的形象。” 焦风欣慰地说。

左鹏:力争让妇科肿瘤诊治不出藏

“妇科肿瘤是影响女性健康的杀手,在雪域高原更是如此。我要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针对妇科晚期重症的肿瘤患者提供更好的手术及放化疗治疗方案,提高患者生存质量,让藏区百姓不出藏就能享受到优质医疗服务。”

前两年的“组团式”援藏工作中,妇产科分别派出生殖医学专业和产科专业的专家赴藏帮扶,根据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希望提升妇科肿瘤专业领域水平的需求,妇产科推荐由左鹏承担此次援藏工作。针对妇科肿瘤专业的医生培养周期长、藏族患者对妇科肿瘤的认识不够、妇科肿瘤临床及研究力量薄弱等现状,左鹏表示,在医院和科室的全力支持下,将在临床、教学、科研等全方位、多角度开展帮扶工作,要把新的理念、技术和工作方法带到西藏。

5岁的儿子明年就该上小学了,听到爸爸要去援藏的消息,还是忍不住吧嗒吧嗒的掉下了眼泪。一谈到儿子,左鹏眼圈泛红,“爸爸要去西藏,帮助那些得了重病的人,让他们得到最好的治疗,等爸爸回来送你去上学”。

吴寸草:发挥团队力量,尽己所能,有为而归

“我一直都对西藏非常向往,此前赴藏参加学术活动,援藏的种子就已经在心底扎根,真心想为这片美丽的土地、淳朴的人民做些什么。今年我终于可以圆梦了,希望能把自己所学到的知识和技术带到西藏高原,踏踏实实做些实际工作。”

吴寸草的援藏之路纯属机缘巧合,此前安排的援藏专家由于身体原因无法胜任,临时通知到她是否可以但此重任。“没问题!”吴寸草二话不说开始体检做好出发前的准备工作。

“当我征求家里人意见时,大家虽然都觉得比较突然,也都毫不犹豫地支持我,让我特别感动!”爱人、父母、婆婆都对她说:“你放心工作,家里有我!”对于9月份即将上小学的儿子,吴寸草还是格外牵挂,错过他成长中的重要一环,不免有些遗憾。“孩子还不知道一年有多长,以为我像以前一样,值个夜班出差几天就回来了。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孩子这么久。”年轻母亲的心满是牵挂。

关于将在西藏开展的工作,吴寸草表示:前两年的援藏帮扶,在规范化心脏重症救治领域取得了突出的成绩。此行自己将发挥在心脏重症救治领域的临床经验和心脏电生理领域的技术特长,脚踏实地地开展工作,将自己在北大医学接受的十余年的临床教育知识技术与理念,毫无保留的传授给西藏医护人员。“我不是一个人去援藏,我身后有心脏中心、有医院作为大后方,一起完成医疗援藏这项光荣的任务。”

刘竞:力争让西藏血液病诊疗水平更上一层

“血液科是唯一一个连续六年开展持续支援工作的科室,在西藏从零开始成立血液科,到西藏拥有血液病专业门诊和病房,再到编写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病诊疗常规,援藏前辈们一步一步走得踏实有力,这背后是北京大学血液病研究所和整个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倾力支持。”

北京大学血液病研究所作为国内血液病的领军单位,持续六年帮扶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刘竞医生在今年一月份就报名了,接到援藏任务时候既惊喜又兴奋。“对于进藏我是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的,也与我们的援藏老队员们进行过充分的交流和沟通。”刘竞医生了解到,西藏地区的血液病以普通型血液病占较大比例,“我希望我到西藏开展工作之后,能够进一步规范日常的的诊疗常规并踏踏实实的落实下去,真正能留下一批带不走血液病治疗队伍。”

从事IT工程师的爱人工作格外繁忙,家庭重担落在四位老人身上,4岁的女儿对于妈妈这次“出长差”表现得有点不淡定,不停问妈妈为什么要去。刘竞耐心地与女儿沟通,“妈妈要去帮助西藏更多的人看病,让他们快点好起来,让他们都能陪宝宝长大,你愿意妈妈过去吗?”孩子软萌的声音说出“愿意”两个字的时候,刘竞流泪了,乖巧的小女儿是坚强执着的女医生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朱雪梅:一定把眼底手术带到西藏

“西藏人民需要帮助,我不能忘了自己的宣誓:‘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奋斗’;另一方面,我也曾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所以我想传递我曾经接受过的善意、为西藏的眼科事业尽自己的一份力。”

这已经是眼科的朱雪梅医生第二次报名申请援藏了。去年科里综合考虑,她孩子还小,没能成行。今年,孩子3岁半了,她又一次提交了报名申请。

“我的父母和家人都很支持我的决定,但我知道,他们是把对我的担心和牵挂压在心底了,自己默默承受家庭的压力。我女儿说,‘妈妈,我要是想你了,我就跟你视频!’她知道妈妈要离开一段时间,但是她哪里知道一年到底是多长呀……”朱雪梅说起女儿就笑了起来,眼里却泛起了泪光。

朱雪梅的专长是眼底病的诊治,这是眼科援藏的第三年,目前白内障超声乳化手术在西藏逐步开展起来,青光眼、眼眶手术也在逐渐推进。此次援藏,朱雪梅想把自己擅长的眼底病的诊治及玻璃体视网膜手术技术带到西藏。但眼底手术相对比较复杂,对硬件设施和技术都要求非常高,“我们眼科是国内领先的眼底病诊治中心,我只是我们科室援藏的先行兵,相信依托科室强大的力量,能把眼底手术也在当地逐步开展起来,真正做到‘大病不出藏’。”

平凡质朴的话语,折射出的正是医者的光辉与无疆的大爱。义无反顾的行动,将“人民医院人”的名字镌刻在离天最近的地方。“人民”勇士,一路平安!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宣传处 第六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

编辑:玉洁

金莎娱乐官网最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