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关注怎么调动医生积极性

很关注怎么调动医生积极性

    讨论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来自医疗卫生界的政协委员们认真而又急切。因为在总理说完推进医药卫生事业改革发展之后,宣布五项重点工作之前,特别提到了“要充分调动广大医务人员的积极性”。这句话让参与讨论的政协委员们十分感动。
  补偿机制要到位
  北京医院副院长王建业委员说,新一轮医改方案在维护患者利益的同时,也应该注重医院和医生的利益。在中国“以药养医”的普遍现状下,医生的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药品,“如果这块被拿走了,政府的补偿机制是否到位直接影响公立医院医生的积极性。”现实情况是,政府的投入不足医院支出的1/10。以北京医院为例,有2600余名医护人员,但是一年的支出医院自己要掏2.7亿元,包括房补、过节费、出差补助等。“公立医院改革要维护公益性,要实行四分开,就要建立补偿机制。但是仅有政策不行,我国医、技、护以及公共卫生人员共有650万余人,要保障13亿人民群众的健康,不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医改是行不通的。”
  提高医疗技术服务费
  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副所长孙建方委员提出,医生这个职业是高智力、高风险、需要终生学习的职业,而且医生一般学医十几年,从本科到博士,这就好比跑龙套的十几岁进戏班,培养很多年才轮得上露脸。因此应提高医疗技术服务费,充分调动医生的积极性。而目前在全部医疗收费中,医疗技术服务费所占比例低于10%,90%由药费、检查费和医疗器械使用费构成。其实,挂号费、手术费等医疗技术服务费才是医生劳动价值的真正体现。
  医生应是自由职业者
  孙建方委员说,医生具有专业性和知识性的职业特性,这种职业特性以及供求关系决定了医生应该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实行医生自由流动不仅可以节省优质的医疗资源,还能让更多患者受益,从而缓解看病难问题。与此同时,政府还应制定管理政策,对医生有所约束,规范医生的行医行为。实际上,在欧美,大多数医生都是自由职业者。例如德国的医生和医院之间没有行政隶属关系,医生以州为单位注册,只要注册是合法的,就能同时在本州不同医疗机构服务。德国卫生部的数据显示,目前德国有35.8万名医生,其中75%以上的医生在两家以上医疗机构出诊。而中国的《执业医师法》施行以来,医生就成了某个医院的私有财产,而不是社会资源。这种状况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对社会和医生本人都十分不利。
来源:健康报
金莎娱乐官网最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