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四月兰花开:忆丁秀兰烈士

又见四月兰花开:忆丁秀兰烈士

  四月的大地冰雪消融,春风带着寒气拂过人们面颊,原野还是一片萧杀,玉兰却和着阳光展开了洁白清雅的花瓣,昭示着生命的勃发,洋溢着大自然的伟力,给殷殷期盼春的人们带来美好的愿望。人们驻步街头,观赏着那挺拔的枝杈上的,瓣大如盏、清莹玉洁、绚菲高雅的花朵。

  在人们观赏玉兰的花之美时,有谁会像我每每望之心中就泛起无限的伤悲和感慨,并着一种挥之不去的蚀心的滋味,凝视兰花之后已是泪水盈眶了。而且年年如此,因为每年4月兰花开时我就会想起秀兰……..

  和秀兰相识是在十几年前的一次在急诊科会诊。患者是一个老年人,会诊时我翻看着病历,她一直在一旁介绍着病人的情况,详细的竟然把患者的微小的体徵变化和十几项化验数据说得一字不差,让我差点误认为病人是她的亲属了。会诊结束时,她拉着我得手说:“谢谢你这麽快从老医院过来会诊,这个病人是重了点,真希望她会好起来.对了光顾忙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刚调到院来,姓丁叫秀兰, 玉兰花的兰,名是俗了点,可是好记。”说完就笑起来,爽朗极了,让人感到既直率又朴实.虽然是第1次见,感觉就像老朋友一样.由于年龄相仿,又有太多相同的经历,担任着相同的工作,很快就熟悉起来。平时工作忙,开会就成了我们促膝交流的难得机会了.她所领导的支部是我院屈指可数的先进支部,当我向她起工作经验时她毫无保留的和盘托出,“多请大家出点子,特别是年轻人他们来得快,形式多,不保守,活动起来生动活泼,我和他们在一起就好像回到了20几岁的时候。”每次的交流我都会获益不少,也明白了她们支部为什麽活动内容超前,形式丰富多彩。因为她是那麽虚心的和大家打成一片啊!

  医学科学是一门复杂科学,有许多未知数,临床上经常会遇到一些疑难病症,她在急诊室多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我向她请教时她总以她的那种认真精神帮我解决。有一次一个外地病人来我院治病前,经多家大医院诊治疗效不理想。我们请了多方专家会诊,终于病情有所稳定。但是由于是一例罕见疾病,发病原因专家们未得出最后的结论,患者病情稳定就返回原地治疗。事情过去了半个多月,一天秀兰给我打电话,说她买了一本疑难病专论的书,她查出了相对有效的治疗方法问能不能找到病人,提供他治疗方案。一个外地病人,病情稳定已回当地治疗,即使不再去问也没有责任,可秀兰不但把他挂在心上,还负责到底,实在令人心生敬佩。当我们电话找到病人时,病人的家属动情得说,北京的医生太好了。在秀兰行医生涯中这只是一件普通的事,她把病人的病情放在心上的例子不胜枚举。

  一个人的理想信念以及执着的追求能化作工作的动力,在平时可以做到的人已属不易,如果面对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发生冲突时,仍然毫不动摇地身先是卒,就尤其彰显人格的魅力了。

  2003年的4月是历史上不曾有过的春天。SARS的阴霾促不胜防地袭击了中国大地,毫无准备的善良的人们在风雨中被击倒了,医院里挤满了惊恐无助,面容痛苦的病人,在第一批在病人接受治疗之后,院里抽调人员成立SARS病房。急诊室的工作更加繁忙。每个人都无奈的面对着SARS病毒所造成的的现实。残酷的现实确实是试金石,有的人采取了逃避,以显而易见的,不成为理由的借口把自己“窝”在家里。大街上不要说往日熙熙攘攘的人不见了,就连汽车都“扎堆”在停车场了。秀兰却一天也没离开过急诊第一线。用她那纤弱的身体为患者和战友们抵挡着SARS的急风暴雨。她太多的看到被SARS感染倒下去的患者,她太深刻地明白一旦倒下去意味着什麽。她的身影更频繁的往来于患者之间,丝毫都不省略检查的步骤,“啊,张开嘴,让我看看你的嗓子,解开你的衣服,让我听听你的肺部。。。。。”“所有发热的病人都到我这儿来!”当看到这些时,我心在振颤:为了减少他人感染的机会她在用身体抵挡SARS危险呀!我除了替她担心外,心中充满了无限感慨:在中华民族的危难时刻,正是有这样的祖国儿女挺身而出,我们才闯过了道道难关。这时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副重叠的影像:她和挺拔向上洁白的玉兰迎着风雨定格在4月的春天里,如玉簪般的花瓣虽然纤柔,却茎干劲力,像是双手执着地托举着生命向着静寂苍茫的天穹,向着SARS顽强地抗争着。

  秀兰在抗SARS战斗岗位上的唯一张照片也是她生前最后一张照片,谁也没想到我们给急诊科送中药的这张照片竟成了令人心碎的绝照。一天我在老院接到秀兰的电话,话中传来她从来不曾发过脾气的声音:“少杰,发给我们急诊的中药为什么不够数?”我心里很觉冤枉:“中医科只有一台煎药机,我们已经连续几天不休息了,120度的高温连续煎12小时机器都烧成红的了,也煎不出那麽多药呀?再说该发的都如数发了。”“好,你再发药时直接给我,我签字才行!”她说话的语气和以前判若两人,完全不像以往她慈母般的温柔。我只想她的压力太大了,太劳累了。非常时期是没有时间解释的。直到医院被解除隔离的那一天,急诊室的同志来向我告别时才知道了真相。他们争着述说:“当时是如数发了,但是,是每天早上发药,因为发药只发给在职工作的护士和大夫,而白天还有学生和进修医生,这样一来晚上上夜班的同志来时就没有了。秀兰主任为怕有人服不上药所以就着急了。”接着是伏着肩头撕心裂肺的痛哭:“她没吃中药,她把药给了我们上夜班的。我们没得SARS,她得了,她走了啊!”

  古人说:松枯不改装,兰谢不改香。“还有一枝堪比玉”,“此身当如玉兰洁”。“皎皎玉兰花,不受缁尘垢”赞美的是玉兰和青松一样有至死志不移的高尚品格。秀兰不幸牺牲的消息传来,还是在隔离时期,对烈士的怀念没有条件做更多的事,门诊5楼报告厅成了临时纪念室,悲痛的哭声淹没了院长念悼词的声音。后来大家索性抱在一起让情感象开闸一样放开的宣泄了。悲伤的气氛几乎让人窒息。我离开了肃穆而令人心碎的五楼报告厅,泪水模糊了双眼,眼前一会儿是秀兰疲劳而焦急的眼睛;一会儿是她细心在给病人听诊的身影。。。。脑海里充满了秀兰,怎麽也不愿意接受秀兰真的离去的现实,心随步移地竟然来到了玉兰花树下。不知什麽时候兰花瓣已被风雨吹落满地,洁白的花瓣围绕着树干静静地躺在刚刚发芽的草地上,象晶莹的碎玉片被翠绿的小草芽托举着,之间其上有星星点点的水珠折射着温柔的阳光,耀的令人有些昏晕,是晨露,是泪珠,还是下过的雨水已分不清了。枝头所剩不多花瓣用尽了最后的气力,慢慢地从枝头飘落下来,落得那麽从容,那麽无声无息。最后她温柔地依偎进大地母亲的怀抱里。她把生命中最美的时光留给了春天,绽开的时候那麽无私,奉献的那麽彻底;凋谢的时候那麽无怨无悔,那麽凄美,悲壮。风还在摇曳着树枝,空气中沉淀着淡淡的,甜甜的芬芳的气息,弥漫地飘开去。枝头上嫩绿的叶芽虽然已开始舒展叶脉,尚未形成葱郁庇荫,但已从玉兰花那里承接了春传之夏信息,承接了大地母亲的神韵,承接了一种令人震撼的不屈的精神,它,也必将成为大地母亲骄傲。

  美哉!4月的兰,壮哉!4月的兰。

(人民医院:王少杰)

编辑:玉洁

金莎娱乐官网最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