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身无悔入华夏 —— 小汤山定点医院抗疫工作感悟

小汤山医疗队?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周军

这是一段终生难忘的经历。

3月9日奉命来到小汤山定点医院接受培训。开启了37天的抗疫历程。从那一天开始,平日工作和生活中那些纷纷扰扰,突然间就消失了。每天的日子,似乎只剩下三件事情:吃饭,睡觉,打病毒。

小汤山的工作是紧张忙碌的。时而让人兴奋,时而令人抓狂。然而这种忙碌,却极其的纯粹。所有的有序或是无序,所有的合理或者困惑,所有的开心或者烦恼,几乎都只围绕着一个东西——2019-nCoV。于是乎惊觉,这一生中,上一次如此纯粹的生活,还是在高三那年。那时候生活的中心,是人生第一大考——高考。

新冠肺炎病毒的肆虐,就像给整个地球踩了下急刹车。每个国家都要全社会减速,每个城市都要节奏停摆,每个人都要放下自己的生活,甚至离开自己熟悉的工作,来直面这人生的第二大考——疫情。

然而这一次的大考,无疑更加严峻,更加生死攸关。考试面前,不同的人,不同的组织,不同的社会,不同的国家,交出的答卷是大不相同的。有仓促上阵,有从容不迫,有悲壮惨烈,有云淡风轻,有落井下石,有千里驰援,有临阵脱逃,有勇往直前,有两面三刀,有无私奉献。

扪心自问,自己考的如何,恐怕是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团体,在2020年最能触及灵魂的思考题。

曾几何时,我也十分向往欧洲的优雅与浪漫,十分崇拜美洲的人权与自由,十分羡慕日韩的规整和内敛。我曾经,将他们所有的美好,都归结为那制度的优秀。内心中无时不在为他们一人一票的民主摇旗呐喊。我也会将生活中所有的不公,归结为当下体制的不足。

然而病毒袭来,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我们见到了优雅绅士外袍下的傲慢与无知,见到了自由人权表皮里的冷血与狡诈,见到了文质彬彬面具后的孱弱与拖延。那些曾经的呐喊与美好,竟然一时间,全部变成了问号。我内心中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国门之外上蹿下跳的丑态,交汇成了浆糊。

人类文明的灯塔在病毒的惊涛骇浪中,一时黯淡了它自身的微光。这点微光,在方方日记的外文版出版的那一天,彻底泯灭为黑暗。在小汤山定点医院的日子里,我们每日都经历着与方方所描述的截然不同的工作和生活。

这里团结协作,积极向上;这里物资齐备,供应充足;这里上行下效,有错就改;这里一张一弛,文武有道;这里既保卫着北京,也保护着自己;这里内部封闭运行,外界血脉相通;这里自私者谨慎的检讨着自己的自私,高尚者谦虚的表达着自己的高尚。

我隐隐觉得,过去的我,和方方们一样,似乎错过了些什么。

4月4日上午,在举国默哀,全体肃立,纪念逝去的同胞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小汤山的样子,才是我们抗击疫情,直面一切惨淡,所应该拥有的样子。这个样子,它有理有据,不卑不亢;它温文尔雅,外柔内刚;它有礼有节,有情有义;它脚踏实地,胸怀天下;这个样子,它与生俱来,流淌在我们每一个人血液里;这个样子,它叫华夏文明。

是的,文明。人类区别于禽兽,在于文明。

汉语“文明”一词,最早出自《易经》,曰“见龙在田、天下文明”。英文中的文明Civilization源于拉丁文Civis,含义为人民生活于城市和社会。文明,是社会不断发展,不断先进的状态。中外相通,天下同理。文明,从来就不是一人之行,一家之言。文明从来都是忧天下之忧,乐天下之乐。

与文明相对应的,是野蛮。

如果一个人一个政府一个国家背后隐藏的是偏私冷酷的内心,那么这所谓民主自由人权就不过是野蛮虚伪的画皮;反之呢,如果每个人每个组织都大义当前守望相助,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那么人微言轻者,也必然闪耀着文明的光辉。

总书记说,我们正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的疫情之下,谁能把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放在最中心,谁就代表着先进的文明。谁在努力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谁就是当下人类文明的核心。

我终于懂了。我们每个人的考卷,汇集在一起,就是人类文明的终极答卷。而这答卷中最为光耀的,是家国天下休戚与共的华夏文明。

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愿在种花家。



(来源:北大肿瘤医院)

金莎娱乐官网最全网站